1982年,驻莫桑比克大使馆翻译唐健生连续枪杀9名同胞

1982年,驻莫桑比克大使馆翻译唐健生连续枪杀9名同胞

1982年7月29日上午,我国驻莫桑比克大使馆翻译唐健生,给手枪装好弹夹,他今天有一个骇人的计划,杀死使馆内所有人,他敲开了同为翻译的王某的房门随后对准王某头部就是一枪,在唐健生疯狂的发泄下,使馆共9人遇难。

唐健生出生于江西,他出生于干部家庭,从上学到当兵入伍各阶段表现都十分优秀,多次评功授奖。他身高1米8左右,长相帅气,加上高智商高学历,让他拥有十分高傲的性格,这种高傲可以说是达到了自负的程度。很少能听进去别人的意见,对于别人对于他的冷漠和不尊重更是他的逆鳞触之即爆。

因为优秀的表现和外语能力他被选为大使馆职员,以外语翻译的身份,同使馆人员进驻莫桑比克工作。

根据唐某回忆说他是因为一句话才动了杀人的念头,案发前:6月17日下午他陪翻译居某去市区内中心医院看病,因为居某病情突然,在医院看护居某的唐健生就打电话给使馆经参处的秘书李某,“居某犯病了,应该怎么办呀”。李某不知是天热心烦还是从哪里惹了一肚子气,当唐健生给他打电话时,他认为这样的幼稚问题居然来麻烦他,于是就十分气恼,回答上就略显糊弄,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”。这句话一下触怒了唐健生,“什么叫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你什么态度啊?怎么这么说话?”李某说话也冲了起来“本来就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随后两个人在电话里就吵了起来,唐某盛气凌人,眼里难容沙子,被人这么一说在他看来和杀父夺妻的仇一样大,于是在安顿好居某后,唐健生就返回了使馆,找使馆负责人史某评理,在评理时唐某就和李某撕扯起来,唐某还动手打了李某两个耳光。

在负责人看来,李某固然有言语态度问题,但是这不是唐健生动手打人的理由,本来出国在外代表着就是家乡的面子,你这种火爆的脾气不知会为使馆惹下什么严重的事情,史某就停了唐健生的职务,让他写检查,反省自己的过错,其实换个思路看,史某其实也是护着唐健生,打人的事情可大可小,如果不严惩,日后如何管理大家。

7月12日晚上在使馆举行的日常会议上,唐健生上台作了自我检查,然而他并没有对自己的过错做出深刻反省,反而是说因为被李某的过错才导致他动手,这就导致在场的工作人员一致认为,他的检查不够深刻。史某找到唐某说了大家的建议,希望日后唐某能够降去浮躁,谦虚纳言,然而唐健生居然怀疑这个会是提前布置的,是有意对他报复。7月19日,使馆领导通知唐于8月7日回国。随后,唐的妻子也被自己部门通知随唐一起回国。唐健生一下就炸了,认为他就是有罪也不及妻子,这就是搞连带,哪怕负责人说这只是,正常的工作安排,他不要多想,自以为是的唐健生都认为这是对他的欺瞒。

于是他想到了报复,他和莫桑比克警卫营的上尉营长关系很好,事发前天他从营长那里借来了苏制五九式手枪,还拿了24发子弹,他决定在29日当天实行他的报复计划。

7月28日他趁妻子外出工作,自己在宿舍内录音,内容是自己为何实施报复杀人,一切都是被别人迫害的,为防止妻子被连累,他写下了离婚协议。

29日早上,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随后进入了邻居翻译王某的房间,闲谈时趁王某不注意,对准正在收拾卫生的王某头部就是一枪,王某当场死亡。

然而枪声并没有让大家注意到,或者唐某使用了某种降音措施,在杀害王某后,他下楼到食堂还吃了早餐,然后乘坐电梯达到了5楼,叫开机要员许某的门。许和妻子陈某正在屋里吃早饭,陈问唐:“有事吗?”唐随即回应:“没什么事,想找老许聊聊。”不等夫妇二人再开口,唐掏出手枪对准许和陈的头部连发两枪,将许和陈当场打死,随即反锁上门,乘电梯回到7楼,去找办公室张主任,声称要和张说说话,随即开枪将其打死。接着唐又返回到4楼找到负责人老史。此时,老史和夫人、使馆医生王某同时将两个房门打开,唐一看不好下手,便伪装向王要药,把王某骗到8楼医药室,将她枪杀。此刻,已到8时30分,当时使馆有要事找机要员,因到处都找不到便将机要室撬开,发现两名机要员已惨死在血泊之中。使馆领导立即下令将大楼前后铁门锁上,同时派人报告莫桑比克外交部和警察署,请求协助捉拿凶手。

唐健生仍在穷凶极恶地继续作案,又有4名使馆人员倒在他的枪口下……唐打死9人后,跑到地下室后把全部电话线扯断,切断了使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。这时,莫桑比克警方已派警察包围了使馆。唐健生知道插翅难逃,随即返回宿舍,写了一张“我停止行动”的字条扔下楼,同时,把手枪和剩余的14发子弹也扔到使馆院外的小花园中。他走到楼底层传达室门口,被戴上了手铐。

此案被国内警方接受,随后唐健生被押送回国,经过审判12月13日唐健生因罪被判处死刑。